中國企業聯合會
中國商業協會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頭條新聞 >> 正文

茅臺商標變遷史——從陶土鎧甲到羽衣霓裳

企業報道  2020-09-21 19:09:59 閱讀:4395

1.png

  ●古時茅臺集市的白酒貿易盛況

  “五星茅臺”好還是“飛天茅臺”好?這個問題常常在熱愛茅臺酒的“茅粉”間爭論不休。更有“偏愛者”說到,茅臺美酒千千萬,獨寵“飛天”最好看。茅臺酒的商標經歷了哪些變遷?來自敦煌石窟里的飛天又是如何遇到了貴州山林間的茅臺?讓我們在時光中尋找答案。

  世人對茅臺酒的贊譽,對“黔人善釀”的認可,上可追溯千年。乾隆年間,志存高遠的愛必達赴黔任巡撫,“茅臺村,地濱河,善釀酒,土人名其酒為‘茅臺春’”是愛必達在著作《黔南識略》中的記述。人們紛紛帶著酒囊或酒壇,青山夾道,碧波萬頃,趕到酒香彌漫的茅臺,帶來了熱鬧與生機,也把芬芳馥郁帶出了崇山峻嶺。

2.png

  ●20世紀20年代盛裝茅臺酒的瓶罐樣式

5.png

  ●茅臺酒廠成立初期“金輪牌”內銷、外銷茅臺酒及酒標

  1915年,依山傍水的西南小鎮茅臺,第一次與大洋彼岸的國際大都市舊金山聯接了起來。美國政府舉辦了集世界各國精品參展的首屆巴拿馬太平洋萬國博覽會,中國作為國際博覽會的初次參展者,第一次在世界舞臺上公開露面。中國農工部將“成義”、“榮和”燒房所產茅臺酒樣送出參展,在貴州土地上生長出的茅臺酒歷經千挑萬選,在這一年被裝進陶土罐里,系上紅絲帶,走出群山湖海,為國出征。

  萬國博覽會后,來自中國山村的茅臺酒斬獲金獎,名揚世界。展會中,由于包裝陳舊“摔瓶留香”的經歷也就此喚醒了茅臺酒的包裝意識,逐漸走出了土里土氣、沒有標識的陶罐形象,開始改頭換面。

  燒房將茅臺酒瓶身酒標改用道林紙石印,白底藍字,一套三張,分別貼于正面、背面和瓶口。盛酒容器從能裝三十至五十公斤的陶制酒壇改為柱形小口釉陶瓶,造型美觀,便于裝運。舊貌換新顏,開啟了從重分銷到重零售的“小瓶改革”。

  1951年的秋天,對茅臺小鎮來說是一個閃光的時間坐標。這一年,第一屆中共仁懷縣委、縣政府完成了茅臺鎮三家私營釀酒作坊中“成義燒房”的贖買與接管,在其基礎上正式組建了“貴州省專賣事業公司仁懷縣茅臺酒廠”(1952年,先后完成了“榮和燒房”、“恒興燒房”的贖買與接管),并申請注冊工農攜手圖形作為商標,俗稱“工農牌”。但接國家工商行政總局批示,所申報的“工農”商標已被注冊使用,唯圖樣可用。如今,我們也僅能在當年民間最“時髦”的茅臺酒海報上找到這個時代的印記。

  1954年,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意見指導,“貴州茅苔酒”商標圖樣由金色麥穗齒輪和紅色五星組成,得名“金輪牌”,并于同年申請修改“苔”為“臺”,這便是如今家喻戶曉的“五星牌”茅臺酒的前身。至此,中國貴州茅臺鎮的土罐罐茅臺酒正式穿上了統一的“新裝”,以全新的精神面貌,在國內和國際市場蓄勢待發。

3.png

  ●1953年茅臺酒“工農”形象宣傳畫

  1958年,茅臺酒出口海外急需具有國際化元素的商標,東方歷史文化的瑰寶——敦煌壁畫的“飛天”形象剎那間點燃了火花。當年8月,茅臺酒出口商標“飛天牌”在上海簽訂協議,由香港五豐行辦理注冊。自此,“飛天”和“茅臺”成為了渾然一體的詞組,“莫高精神”和“茅臺精神”也在“一生做好一件事”的共鳴中實現了必然的結合。

  1966年,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批準,同意內銷茅臺酒“金輪牌”商標變更圖形和部分文字的申請。

  同年9月,“飛天”與茅臺酒的相遇也面臨了短暫的分離期。貴州省輕工業廳轉發國務院關于商標、圖案和商品造型改革問題的通知,為適應“文化大革命”的政治形勢,1969年起,外銷茅臺酒“飛天牌”商標改為“葵花牌”,寓意為“朵朵葵花向太陽”。

  1974年,時任貴州省外貿包裝進出口公司的青年設計師馬熊接到了一個令他終生難忘的任務,為恢復銷售的新版“飛天牌”茅臺酒設計出口包裝。年輕的馬熊仔細地研究與臨摹“飛天”形象,每一寸裙裾、每一縷飄帶、每一束瓔珞,敦煌飛天與貴州茅臺再一次于筆觸中達到了藝術的平衡美感,向世界展示這馥郁芬芳的東方文化。

7.png

  ●60年代末出口外銷的“葵花牌”茅臺酒

8.png

  ●70年代“飛天牌”茅臺酒及彩盒包裝

9.png

  ●80年代“五星牌”茅臺酒及商標

  這次的重新設計,茅臺酒瓶口增添外掛吊牌,系以神似“飛天”飄帶的紅色絲帶結,瓶外皮紙取消,創新啟用當時中國酒類包裝中鮮有的彩印紙盒?!帮w天”形象也不僅僅展示在瓶身酒標的一隅,大方優雅地躍于靚麗的包裝盒上,以更加纖長曼妙的身姿迎來了茅臺酒的“彩盒時代”。

  1982年,貴州茅臺酒廠全版注冊“五星牌”貴州茅臺商標,為茅臺酒服務了近三十年的“金輪牌”商標正式交棒,光榮退出歷史舞臺。

10.png

  ●使用至今的“飛天”及“五星”貴州茅臺酒商標

  2018年9月26日,茅臺集團代表團尋根溯源,首次回“家”,回到了絲綢之路上駝鈴起處、“飛天”茅臺商標的發源地敦煌。他們站在莫高窟建于武周時期的321號窟中,仰望燦若星河的壁畫,在千古絕唱里找尋到了“飛天”茅臺商標的出處。

  歲月流轉,市場風云變幻,當年專供出口外銷的“飛天牌”也同“五星牌”一起飛回了祖國的千家萬戶,相同茅臺酒瓶上的不同商標,成為了我們追溯那個年代的時光印記。

  即將到來的2021年,是茅臺國營70周年。70年的風雨,70年的奮進,猶如這部商標變遷史,每個時代的刻度上都有創新,但從陶土鎧甲到羽衣霓裳,不變的“茅臺精神”融于閃閃的“五星”和優雅的“飛天”之中,經歷了艱難發展的歲月,也目睹了今日的輝煌,更照亮了明天的方向。(本報記者 樊瑛 張建忠 組稿)


更多專題
扎根煤海譜寫無悔青春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在陜北礦業涌鑫公司安山煤礦機運隊有這樣一群人,他們扎根崗位,無私奉獻,用一滴滴汗水澆灌出最美的青春之花。

船行中流更奮楫

船行中流更奮楫,風雨無阻向前進。伴隨沖刺26億立方米天然氣年產目標沖鋒號角的吹響,重慶氣礦廣大干部員工橫戈躍馬,篤行實干,在大考中全速啟航,在奮斗中譜寫...

相關機構:
相關媒體:
? 时时彩计划稳定版app下载